我和猫的故事...

导航: 首页故事
投稿

那年·那猫

A- A+

北方的初冬已经使人感到十分寒冷,我蜷屈在被窝里,灶塘里的火已经灭了,土炕正渐渐地凉下来。父母把炕头留给了我,劳累了一天的他们早已睡去。

我辗转着身体,回忆着发生的事情。

昨天,我还在学校朗朗读书,和同学嬉戏玩耍,做着航空模型,用天文望远镜观察月亮上的环行山;我们做的细胞式火箭还没来得及装配;矿石收音机还没有装上外壳;排练的舞蹈《小民兵》正要到中央电视台演出……

仿佛就象脱离了轨道的小行星撞上了地球,一切突然都改变了,十三岁的我不知道将来等待的是什么。

这是大运河畔的一个小村庄。村西头野地里一个废弃的看场院的土房,窗户是父亲用树枝和塑料布遮起来的,没有任何家具,除了每人一床被褥外,几件衣服和几双碗筷就是全部家当了。父母白天下地劳动,我负责做两顿饭,当然是贴饼子,加上玉米渣粥,有时熬上一锅白菜,由于粮食紧张,锅底(锅嘎巴)当然是我的专利了。

我迷迷糊糊想着,忽然,门外传来挠门声,夹杂着喵喵的猫叫,我披着被子,点上灯,走到外屋,把门开了一道缝,随着一股冷风,一只黑白条纹的虎班小猫挤了进来,我关上门,看着这小客人,他蹲在灶旁,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,仿佛在说,外面太冷了,我能暖和一下吗?

我伸手摸他,他后退几步,但又停了下来。这是一只半大猫,不会超过一岁,不算太瘦。我掀开锅盖,里面空空如野,只有几道用铲子刮出来的印子。唉,对不起了。小猫看我没有轰他的意思,就跳上灶台,在角落里蹲下,开始梳理皮毛,不时还用眼睛看看我。你就在这睡觉吧。我心里说着,回屋去了。

第二天,他如期而至,看来他想在这过冬了。

我用菜刀把已经腐朽的门开了一个洞,粘上一块厚布,算是猫道,以后我就不用给他开门了。

一天夜里,他走进里屋,冲我喵喵地叫,好象有什么事情,我下了地,他一边看着我,一边朝外屋走去。我随他来到外屋,只见他蹲在地上,前面放着一只老鼠,并抬着头看着我。我明白了,这是他送给我的礼物。

我拍拍他的头:我不吃这个,你吃吧。他好象明白我的意思,到一边享用去了。后来他没有再把老鼠带回来(现在我养的猫咪——多多在我病重卧床不起的时候,每天都守在我的身边,也叼过一只大鱼头放在我的枕边)。

外面越来越冷了,外屋比屋外暖不了多少,我在炕上叫着他:“咪咪!咪咪!”他从门帘缝里露出脑袋,看看我,慢慢走到炕边,轻轻跳上炕上,走到我的脚边卧下了。我把他抱进被窝,他躺到我的身边,发出呼呼的呼噜声。就这样,我度过了回农村的第一个冬天。

第二年,我也开始了劳动―赶马车。

我用包装箱和土坯,搭了一个小桌,用出车的补助费买了书籍,开始了艰苦的自学历程。

人们都说猫是奸臣,其实不然,和狗相比,他表现得更含蓄,更富有内在的感情,而且,他从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。

这是1966年的一件事,最近,我回农村看看,土房已不见,一片绿油油的麦田,已经找不到半点当年的痕迹。

http://www.catslover.net/html/luantan/lt-naniannamao.htm 

爱迪猫  10:54 12/09/2012  

网友评论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