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边那些救助流浪猫的人

导航: 首页人物
投稿

广州 蔡姨

蔡姨

A- A+

  19年前,蔡姨从火锅店救下一只小狗。从此,收留流浪猫狗成了她人生的主轴。58岁,本是在家含饴弄孙的年龄,她却每天从广州文昌路坐车到芳村西滘,在田间的温室大棚里从早忙到晚,做100多只流浪猫狗的“保姆”。
  忧心忡忡,是蔡姨的写照。没有民间救助机构的合法身份,她总要为猫狗温室大棚的去留担惊受怕,收受捐款名不正言不顺,爱心事业恐怕无以为继。“义工说,希望我能长命一点”。

  小狗含泪
  她动了恻隐之心

  1993年,蔡姨在光孝寺礼佛后,门外火锅店一只待宰的小土狗两眼含泪,让她停下了脚步。信佛的蔡姨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,花钱买下小狗回家喂养。这是她救下的第一只狗,从此,各种无主猫狗都成了她收养的对象。
  初时大概有10来只猫狗,蔡姨就在泮塘的家里养,后来数量达到二三十只,噪音和异味惹来邻居投诉,蔡姨硬着头皮关门闭户。2009年《广州市养犬管理条例》实施,个人养犬每户限养一只,蔡姨带上猫狗大迁徙,九佛、番禺、南海,一年换了3个地方,最终在芳村西滘村落脚。
  那是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温室大棚,一走进去,几十条狗在铁笼里兴奋地吠作一团。大棚里最显眼的是上下两排神龛,香火不断。蔡姨说,满天神佛都在这里了,如果不是有精神信仰,她一年也坚持不了。
  1991年信仰佛教之后,蔡姨辞去工作,一心一意“救护众生”,她认为挽救小动物的生命就是实现信仰的路径。

  台风之夜
  狼狗将她咬成血人

  蔡姨的温室大棚里养了100多只猫猫狗狗,她说全是“老丑病瞎瘸”。别人抛弃,她却不愿放弃,每天雷打不动,早上从文昌路转两趟车到芳村西滘照料猫狗。9时前,蔡姨去市场买好猫狗吃的鸡肝,然后回到大棚做狗食猫食,一天两顿。四五十条狗,光是遛狗就要4个小时。此外,还得打扫粪便,带猫狗去看病。蔡姨今年58岁,连年的奔波劳碌,为猫狗牵肠挂肚,皱纹比同龄人多不少。
  猫狗在她身上,留下了很深的印记。两年前的一个台风天,简陋的温室顶棚被狂风掀起,受惊的狗挣脱绳子冲向田野。那晚,蔡姨在风中找狗。一条狼狗受惊过度,兽性大发扑到蔡姨身上一阵乱咬……
  安顿好猫狗,蔡姨已成血人,连夜去打狂犬疫苗,“的士司机也被我吓倒”。医生告诉她,脖子上的伤口边就是颈动脉,一旦咬穿就会要命。

  山穷水尽
  义工捐款送物出力

  没有社会人士伸出的援手,蔡姨纵是有心也无力走到今天。蔡姨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,很多爱护动物的人士为她出钱出力。采访中,蔡姨逐一回忆:素未谋面的陈先生每月寄来500元,义工家亮每周过来,不愿具名的小女孩定期快递猫粮狗粮……
  3年来每到周末,广州青年志愿者义工队启智服务分队都有二三十名成员过来帮忙。大棚里的募捐箱就是他们设的,他们还在网上建起“广州流浪动物爱心之家”微博,为猫狗建立档案。

  善款难募
  想建基金不再被逐

  得到众人的帮助,蔡姨却依然忧心忡忡,比资金更让她发愁的是温室大棚。前天晚上,蔡姨又收到搬迁的通知:“他们说噪音扰民,有消防隐患,又说我们没有牌照。”
  蔡姨说,她希望成立一个慈善机构,名正言顺地让温室大棚开下去。如果能够成立基金,蔡姨愿意公开账户,任何人都可以监督。蔡姨也不知有谁接棒,“今日不知明日事”,过得一天是一天,直到坚持不住的那一刻。“义工说,希望我能长命一点。”

  鸡肝拌饭伺候猫狗 自己吃剩下的锅巴

  要喂饱这百来张嘴可不是小钱,每天光伙食费就要100元。伙食费3000元,场租2800元,水电费1700元,蔡姨还请了一个工人帮忙,工资2500元,一个月上万元的开销,蔡姨2100元的退休金,母亲资助700元,不吃不喝仅抵场租。
  猫狗每天都有新鲜的鸡肝拌饭伺候,“吃得比我还好。”蔡姨说先喂饱它们,自己就捡剩下的锅巴来吃,“晚上再回家吃好一点。”
  钱不够,她就变卖家里的金银玉器,前后卖了二十几万元。她甚至从丈夫的钱包里“偷”。倾尽家财为猫狗,家人一开始极力反对,这几年随着社会各界的关注,家人才慢慢转为同情,现在也开始支持。

  坚持
  “这些生命也通人性”

一路走来,途遇艰难不断,但蔡姨并未想要停止或放弃。她说,这些小生灵也通人性,值得尊重和爱护。蔡姨记得,数年前她在黄岐公园捡回一只后肢被车碾断的小白狗,当时它伤口严重感染、奄奄一息。这只小狗进行截肢手术时,因疼痛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往下掉,但始终不吭一声。“猜它是怕叫唤后我就不要它了。”这只缺条腿的狗活了下来,现在行动自如。类似的故事蔡姨遇到很多,每次她都在它们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求生渴望。
“希望我能活长一点,能照顾它们久一点。”蔡姨告诉记者,她打定主意要走下去。除了少数她熟悉的朋友外,蔡姨极少让人领养猫狗。“我曾经尝试过让人领养,但很多领养者不负责任,过不多久就以各种理由把它们送回来,有的甚至被抛弃,再次流浪路边。”
令蔡姨宽慰的是,不少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为她出钱出力。有人定期汇款和快递猫粮,有志愿者和义工每周末过来帮忙。去年4月,蔡姨加入华华动物救助协会,成为合法动物救助志愿者团体的一员。

  困境
  温室将拆过冬物资缺

  温室大棚每月过万开销让蔡姨捉襟见肘。面对“最冷冬天”,猫狗的过冬物资问题急需解决。除毯子、旧衣物之外,这些流浪猫狗还需要足够的食物、基本的药物(如葡萄糖、止血药、疫苗等)。
  更让蔡姨头疼的是,温室大棚即将被拆。这段时间,蔡姨一直在为流浪猫狗的新去处四处奔波。目前有竹料、萝岗两地可供选择,但最低3万元的转场费,再加上7000元的场租,蔡姨根本无力支付。寒冬里流浪猫狗何处去,蔡姨忧心不已。

  08:47 01/08/2013  

网友评论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