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猫相关新闻

导航: 首页新闻
投稿

流浪猫救助的难题

流浪猫救助的难题

A- A+

  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昨天,本报刊登了《8年耗费60多万,只为救助流浪猫狗 山穷水尽,众叛亲离,贺阿姨路在何方》一文。不少读者和专家支招,有人呼吁建立专业的小动物保护机构,也有人呼吁小动物保护法尽快出台。但记者在采访了业内人士后了解到,即便有独立的机构从事救助工作,也面临常人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。 本报记者 范彦萍 实习生 欧玉莹

  动保机构负责人痛陈中有辛酸

  对于公众呼吁的由专业动物保护机构出面保护流浪猫狗的做法,某小动物保护分会的负责人董书明(化名)的言语中透着无尽的辛酸,“谈何容易。”

  回想这10年的动物保护之路,董书明有过抱负有过失落有过痛苦。10年前的他创办分会后,仿佛就跌入了一个无底洞,仅2003年就投入100万左右,严重超出原本预算的30万~50万。这些年,算上行政成本和各种支出,他自掏腰包累计投入700多万。“我以前是做生意的,为了分会我搭进去两套动迁房。分会没有经费来源,90%的资金都是我拿出来的,以前也有部分捐赠。但根据法律,我们没办法公募,网上变相劝募也不行。”由于入不敷出,这些年眼看着全职工作人员从当年的9人锐减到后来的2人,2011年,连最后一名工作人员都辞职了。

  他也曾找过商家赞助,却遭遇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纯做公益活动时,企业不愿意赞助。有些企业从“功利”的角度考虑,同样捐10万元,帮助失学儿童、孤老的社会效应比救助流浪猫狗要好。反倒是分会开展的商业活动,吸引了不少商家参与,成千上万的养宠物家庭,对于狗粮猫粮、宠物保健品公司而言都是潜在的客户资源。这种“以商养协会”的方式却被很多人指摘为沽名钓誉。

  “不吃不喝”乞讨式救助不可取

  除了资金上的困扰,救助者乃至社会的不理性行为也让董书明颇为困惑。“个别流浪猫狗热心救助者已经到了自己不吃不喝,哪怕生病了也不舍得看病,一直网上网下希望别人捐钱的‘乞讨式救助’的地步。极个别的还和老公离婚、被子女赶出家门。此外,作为组织而言,我们不主张去高速公路拦猫狗贩子的车,这本身就是违法的。此前北京、沈阳、天津等地出现过爱心人士由于爱动物心切,被治安拘留的情况。我们提倡的是科学文明养宠,依法救助,理性救助。”

  很多救助者于是不理解董书明。有一个爱心人士称,可捐5万元,需要分会认养10只猫,但猫很娇贵,工作人员必须和猫一起睡觉,这让董书明哑然失笑。“作为组织的领导者,我不可能在第一线救助,我要做的事很多,给养犬立法工作提建议,提供政府来自基层的数据,下社区推广文明养宠、宣传以领养代替购买。普及养宠物了就要不离不弃,不要吃狗肉猫肉等理念。”

  董书明估算说,这些年,从分会领养出去的流浪猫狗有上千只。后来,由于一度陷入困境,人手短缺,分会的流浪猫狗救助工作也趋于停滞状态,这两年救助基地已不再开展第一线救助,基地里仅剩的60多只狗和20只左右的猫处于“只出不进”的状态。

  这些年,董书明的家人从支持,到不支持不反对,到完全反对。今年一月份开始,他重新找了份工作。分会连办公室都没了,眼下只剩下两名工作人员在基地照看等待养老送终的流浪猫狗。

  “我觉得,小动物救助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而不是生活的全部。媒体上报道的捡荒老人,自己也养不活,怎么献爱心?救助是一门学科,覆盖了政治经济学、传播学、医学等各种知识。90%以上的救助者除了爱心,什么也没有。”董书明说。

  》相关调查

  流浪动物救助者的两重困惑

  资金之惑

  记者调查获悉,上海大大小小的流浪动物救助者和贺阿姨一样均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被称为“宝山猫爸”的救助者最近也快花光了自己的积蓄,但流浪猫狗还是越救越多。

  和贺阿姨交好的资深救助者“小不点”的救助经历长达17年。1986年出生的他从10岁开始就尝试着帮助小猫小狗。贺阿姨位于顾村的救助基地建成后,住的较近他时常过去帮忙。

  由于要花大量的时间救助街头流浪猫狗,“小不点”没有从事朝九晚五的职业,平时所有的收入都靠网店和摆地摊获得。“我每个月要花数万元在救助上。很多人将猫狗塞给我,打电话的时候说好会承担后续的费用了,我到现场后,对方的手机就关机了。怎么办?不能眼睁睁看着它们病死。从2009年开始,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伤病残流浪猫狗的街头救助,这样的开销很大,到医院看病可能一次的花费就要近千元。这4年半来,我花去了差不多百万元。”

  贺阿姨的救助基地要重建,需要10万元的资金。“小不点”表示无能为力,“我确实帮不了她,没这个能力。很多人也许会说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,我们也知道这个道理,但一旦走上了救助之路,这就像条不归路,再也停不下了。我们投入的资金也是无底洞,我知道有很多救助者倾家荡产的。”

  理解之困

  除了现实的困境外,流浪动物救助者的付出也被很多人所不理解。在接到保利叶语小区居委会多次提出搬离的要求后,贺阿姨已经开始准备起了这8年以来的第9次搬迁:“每次搬家对流浪猫狗都是一次伤害。”

 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救助者陈阿姨身上。近日,救助者毛静在网上发帖说,“4月27日,家住天山五村的陈阿姨家冲上来十多个人,他们将她反手押到居委会并铐起来,然后撬门而入,把家里的东西往外丢,其中有个人生活用品和笼子等,之后把五只狗强行带走,现狗狗下落不明生死未卜,把猫咪装在笼子丢在门外,猫猫吓得惊恐不已……”

  小区的居民也难以理解救助者的行为:“现在需要救助的人那么多,他们还把钱花在猫猫狗狗身上。”小区内的保安王阿姨说,“他们应该是能把狗卖了赚钱的吧,不赚钱养他们来干吗。”

  也有人问过他,救助流浪猫狗有那么重要吗?他每每都淡然一笑,“心软呗。”“小不点”最大的希望是小动物保护法能尽快出台,“一旦出台,我马上‘退休’。”

  11:07 06/28/2013  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