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猫相关新闻

导航: 首页新闻
投稿

上海 贺阿姨8年救助流浪猫狗耗费60万

贺阿姨8年救助流浪猫狗耗费60万

A- A+

从2005年迄今已经8年了,这些年,流浪猫救助者贺阿姨的生活状态只能用糟糕两个字来形容,丈夫公婆的不理解,邻居的投诉……

因为地处民宅,她建的私人“流浪猫狗基地”搬迁了8次,最近,因为居民投诉她的爱犬爱猫们不得不面临再一次的颠沛流离。贺阿姨决定借一处不会扰民的工厂空地,重建基地,和厂方谈好了条件,却面临资金上的困境。

“怎么办?这些年我至少在猫猫狗狗上花费了60多万,如今已经山穷水尽了。”无奈之余,她求助于本报。

事实上,像贺阿姨一样一旦付出爱心就走上“不归路”的救助者还有很多很多。

本报记者 范彦萍 实习生 欧玉莹

每天往返2小时

照顾基地里的猫狗

贺静玉,女,今年57岁,是一个退休后返聘的会计,同时,她还是一名流浪动物救助者。贺阿姨从救助第一只流浪猫开始距今已经8年,从最开始时喂养家附近的100多只流浪猫到如今建立起这个救助基地,她如今负担着基地里约40多条流浪狗、30多只流浪猫的清洁与喂养工作,还有外面散养的100多只流浪猫的口粮。

每日下午,忙完工作后,贺阿姨就从静安坐约两个小时的地铁,来到这座远远就能听到狗吠的别墅。上周的一个傍晚,记者前往基地探班,等了数小时才候着贺阿姨。她将门开了一道小缝隙,倏地一下就闪身进去了。“我怕开门的时候会有狗跑出来。”她微微笑着解释说。

刚进门,在此起彼伏的狗吠声中,贺阿姨总会被大大小小的流浪狗们围住。

三层的别墅,没有装修、没有家具,一楼和二楼养了约30多只大小品种不一的流浪狗(还有13只在医院里),三楼用门板隔开,里面养了30多只流浪猫。贺阿姨每天的固定工作包括:铲狗屎,扫地、拖地,换清水,换狗粮猫粮,洗褥垫等。别墅里没有椅子,门窗因为怕猫狗逃跑不敢大开,呼吸道不好的贺阿姨每天就在刺鼻的空气中不停歇地工作至少3个小时。

每天的工作从不停止,即使最近女儿意外受伤住院,贺阿姨也从不失约:“我如今晚上留在医院照顾女儿,下午就去基地打扫。一天也不能不去,猫狗们都要吃东西的。这种工作出钱请钟点工也没人愿意干的,太脏太累了。”之前曾有志愿者到基地去帮忙打扫,但只来一次就不敢再去了。

夏日到了,贺阿姨为基地里的猫狗们点上了蚊香,她看着这些吠叫的狗狗说:“它们跟人一样也是有感情的,只是不会说话而已,我又怎么忍心看着一条条生命受苦。”

积蓄耗尽

想要重建基地却无资金

救助流浪猫狗需要多少成本?对于一个偶发善心的路人来说,救助可能是施舍一顿冷饭,也可能是贡献一个能避风挡雨的纸箱,而对于流浪动物救助者贺阿姨来说,救助意味着60多万元和8年坚持。

刚向贺阿姨问起有没有这8年来救助流浪猫狗的统计账单时,她说:“哪里有什么账单,每次用的都是自己的钱,又不需要跟别人交代,留着这些账单给谁看呢?用的钱估计都够一套房子的首付了。”

在记者的追问下,她才慢慢算了起来:“喂外面流浪猫的猫粮每月约用45袋,每袋80块,基地里养的流浪猫要娇弱些,猫粮用的更好,每月用5袋,每袋150块,狗粮每月10袋,每袋也100多,这是吃的费用。加上基地房子的租赁费用每月3500元,每年大约有25只流浪猫狗的绝育手术、疫苗,每次要花费1000元。这还不算上救治猫狗时的医药费用。略略算一下,每年的花费在10万元左右。”

贺阿姨的退休工资只有2600元不到,作为会计的她平时会接些零活,一个月入账近6000元。这些钱她分文不上交小家庭,除了1000多元花在自己身上外,其余的全部献给了这些小家伙。这样每年花在救助上的工资就有6万元。

早些年,贺阿姨的丈夫曾给了她11万元炒股,加上单位买断工龄的钱,她小赚了一笔,后来股市里的资金跌到20万时她就收手了。这些年,一旦手头紧张了,她就朝这个“小金库”里取钱。“我每年近6万的工资和20万的积蓄就在这8年里全花完了。”贺阿姨苦闷地说。

最近,贺阿姨在宝山的基地也因居民的投诉面临着搬迁,这将是基地8年里的第9次搬家。“几个每隔一年半载就会搬迁一次,这次也是,刚搬来没多久,就有居民投诉,居委打了好几次电话来,春节就对我们下逐客令了。”

贺阿姨痛定思痛,不想再搬家了,她想要将基地迁往远离居民的地方,几经周折好不容易物色到了位于联杨路的一个工厂的空地。但建基地的费用高达10万元,今后还面临租金问题。贺阿姨称,“我实在是无力负担了。”

》新闻延伸

无人理解 期待好心人援助

流浪狗若有人举报,就会被抓走。流浪猫狗的残酷现状坚定了贺阿姨救助的决心。但救助回来的流浪狗经过人的饲养后会失去野外觅食的能力,再放出去已无可能,唯一的出路是由人领养。名贵品种的流浪狗只要在网上一发布消息,很快就会被人领养,但普通的土狗却在基地里一待就是好几个月,最久的狗狗已经在基地里待满了两年。

“这里剩下的狗都是些土狗,毕竟来了我家,我就要对它们负责到底啊。”贺阿姨一度为这些没人领养的流浪狗的未来发愁。

除了手头越来越拮据,家里的情况更是大不如前,除了女儿还力挺老妈,帮着照顾这些流浪猫狗外,老公、公婆已和她翻了脸。只要在一张桌上吃饭,一家人就开始“批斗”她。渐渐地,贺阿姨总是找借口,不和家人同桌吃饭。见苦心相劝无果,家人还通过居委、派出所给她施压。

贺阿姨位于静安的老房子并不大,但偌大的亭子间里养了二十七八只猫狗。邻居们虽有抱怨,但还是给足了贺阿姨面子,不在其家人在场的情况下公开指责,而是私下提出了好几次抗议。

贺阿姨现在最大的希望是,待宝山的基地建好了,将家中的猫猫狗狗也迁往基地。“这些年来,我真的累了。每次借地方,都瞒着房东。有一次,被一个居民知道了基地的秘密,和物业吵嚷着不肯付物业费,我不得不搬迁。”

网上曾有热心网友给她募捐,但也是杯水车薪。她说:“现在不少救助流浪动物的爱心人士都面临和我一样的困境,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》市民心声

救助需要凝聚社会力量

对于贺阿姨的善举,很多市民理解之余,也提出了不少看法。市民赵小姐指出,虽然贺阿姨救助小动物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这些狗半夜吠叫,打扰居民休息,而豢养猫狗的环境脏乱差,对邻里关系造成了影响。还有一些市民表示,如果将流浪猫狗们放在一起集体救助,未必有利于它们的生存环境。除非基地的场地很宽敞,否则感觉有点像“集中营”。是否能设立定期领养机制,让它们回归家庭。

“贺阿姨要筹建工厂救助基地,的确是一个好办法,但现在社会的信任成本很高,有人曾打着爱心的旗帜借机敛财。如果要爱心人士将钱捐给一个个人,是不放心的,最好有专门的机构来进行监管。”市民唐先生说。

也有不少市民表示,人多力量大,流浪动物的救助需要社会力量,否则光靠贺阿姨一己之力哪怕倾家荡产都救助不过来。呼吁有资金的社会团体出现,来筹资解决这样的困境。

》专家观点

成立机构开放居家寄养


华东政法大学社会管理综合治理研究院副教授童潇表示,在宏观上社会应该对这些救助者持宽容的态度。反过来,对于救助者而言要做到量力而为,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帮助流浪动物。在社会角度上,随着社会的发展,政府也应该扶持一些公益性的组织。一旦成立机构后,就可以以机构的名义,吸纳相应的财政、资金。当然,这些公益组织需要走公开化、透明化的道路。

童教授还表示,一些有社会责任的爱心企业、爱心人士也可以用捐助的方式参与救助。有关机构通过建立一些救助基地,可以让爱心人士优先到这些基地认养小动物,这既减轻了扰民的困境,又可以将小动物分散到家庭居家照顾。如果有关部门给予资金扶持的话,还可以招募一批寄养员。

上海青年报 

  01:13 06/28/2013  

网友评论

推荐阅读